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心理剧  >   心理剧分享  >    内容

我对心理剧之印象

作者:刘灵芝|文章出处:西科教育资讯网|更新时间:2009-04-09

  2006年3月18日,在北京师范大学英东大厅里,由龚金术老师执导的心理剧治疗工作坊的第一天,我有幸被选为主角,在下午1点钟开始做治疗,持续约3个多小时。做剧后,我当时有一些感受,但有些是模糊的,说不清梦的,时隔一年,我才渐渐有所理解……

  一、暖身

  在时而舒缓、时而节奏紧张旋律起伏很大的音乐声中,我和同学们一起,或缓慢或快速地走著,跳著,各种情绪渐渐浮起,心灵深处埋藏多年的遥远记忆一丝丝被唤醒,渴望、希望、绝望、孤独、无助、信任……各种感觉混合在一起,一种无法言说的心绪充溢在我胸中。

  老师要求大家每个人画一副画,我没多加思索就画出了内心的感觉:一个红色的太阳照耀著大地,天空中有两只鸟儿在飞翔,一个我是张扬的,穿著红色的裙子在阳光下大步走著;而另一个我,是多年前失落的那个孩子,她那样的孤独、无助、恐慌、迷茫,穿著黑色的衣服,畏惧的缩在屋子的一角,被困在童年的旧屋子里。

  主角是通过我们的画选出来的。我有幸做了一次主角。

  二、演出

  下午开始做剧,龚老师问:“我们的主角在哪里?”我便站了出来。下面是在做剧后,我根据记忆,对做剧时的一些记录:

  龚:当你看这张画的时候,第一个最醒目的颜色是什么?
  灵芝:红色。
  龚:那你把红色拿出来。这个颜色有个声音,有个动作,这颜色的声音是什么?
  灵芝:是轻快的声音。
  (这时,在我脑子里,浮现出的是自己刚上小学时,文化大革命,全国一片红海洋的情形,人们那么激动,手拿红花,唱著跳著,很激动,也很高兴,人们都满怀理想与激情。)
  龚:不要跟我讲,做出来。把动作做出来,不要解释。声音是什么,唱出来。
  灵芝: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我边唱边跳著。)
  龚:我觉得……完成这个句子,我觉得……我觉得什么,把句子完成一下。
  灵芝:我觉得温暖。
  龚:我觉得温暖。我需要……继续。
  灵芝:我需要理想。
  龚:我怕……
  灵芝:我怕对我太热。我怕太高,
  龚:不要以为我……
  灵芝:不要以为我什么都能做到。(这时我的情绪已经出来,有些委屈。)
  龚:不要以为我什么都能做到。我渴望著……我渴望著……
  灵芝:我渴望,我做不到时我可以说我做不到。
  龚:我渴望著做不到时我可以说我做不到!
  灵芝:对!(这时我已经哭了。)
  龚:看一下,谁能当这个红色。看一下。

  我请了方新老师上来做红色。

  (红色代表我心中的光明、理想与希望,她是美好与圣洁的,如太阳般高挂在我心灵的天空,照耀著我人生的前进之路,当时感觉方新老师明亮、美丽、耀眼。能够表现出我心中一种神圣的理想。)

  (方新老师上来,她披著红布,像我那样唱著歌,跳了起来。)

  随后,龚老师用差不多同样的方法。让我挑选第二个颜色。

  我第二次选择了绿色。但在我心中与眼里,绿色有丰富的层次,有新叶初长出时呈现的嫩绿,也有盛夏大树上树叶的深绿色。

  龚:看一下,谁能演这个颜色。

  我选出了坐在下面的黄杰。

  (我当时对黄杰并不了解,在我选择角色时,不知道为什么会特别受到她的吸引,在她的身上似乎有一种很顽强的生命力,有一种执著与坚强,还有一些内心的力量,很接近我自己对绿色的感觉,所以我选择了她来代表我心中的绿色。)

  随后,我又选了下一个颜色,金黄色。

  ……

  依次选著颜色,发现我内心中的不同感受:

  赭色是我心灵中家园的颜色,它唱的歌是:“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归来哟归来哟,为我抚平创伤。”我的童年是在农场里度过的,家里住的是土坯房,那房子的地基在感觉上就是那种赭石色。那个颜色,在我心灵中所代表的是家园和父亲的部分,当我疲惫不堪,当我满腹创伤,心灵中,父亲是坚强的,是有力而宽厚的。只要回到有父亲的家园,我就会安全,就会心安踏实。

  挑选赭色时,看了一下台下,感觉最符合我心中感觉的是杨凤池老师,但是因为杨老师是有名的专家,我有一些担心,怕别人会以为我选择杨老师是有别的目的。但是又仔细看了一下台下的学员,感觉到还是杨老师比较符合我心中这个部分的感觉,于是还是请了杨老师。

  兰色是从背景中看到的,或者说是我的心里感觉到的,那是对海洋的感觉,也是内心中有海洋一样特质的部分,是宽广的,温和的,波澜不惊的……

  接下来,又选了粉红色,这个颜色在画面上是不明显的,感觉是人的衣服上的一个颜色,是我心中一个小女孩对美的渴望,又是一个柔弱敏感如春天花朵中娇柔花蕊一样的部分……

  黑色是我心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是心中的孤独与恐惧,是倦缩在阴影里的一个倔犟而充满恐惧的孩子。她是我心中失落了很久的内心小孩,她被遗留在房间中,迷惑、无助并且受困。这个部分选择了北京的张丽,张丽是我早认识的同学,她娇小,但又聪慧、执著活跃,我希望突破内心的恐惧,把阴影中的能量释放出来,能如张丽一样充满活力与热情。

  ……

  将画中的颜色选出来,每一个角色在舞台上走了一遍。老师问,想起了什么,我想起了自己童年的家,又分别选了一些同学协助扮演我的父亲、母亲、哥哥、姐姐和弟弟。每一个人说一句话。在摆出昔日童年的家庭时,感觉父亲、母亲是整天忙碌背对著我们的。我只与哥哥的关系亲近一些,哥哥说的一句话是:“灵芝,我带你去玩。”哥哥是我童年时的保护者,在我的心里,哥哥一直是一个可以依靠信赖的人。

  然后重现了我在幼时,感觉受伤的一幕:在妈妈工作的商店里,我想在那里玩,但是妈妈不让,她还责备说:我在那里很讨厌。现在,让成年的我去扮演妈妈,感受妈妈当时的内心状况……经过一个很长的过程,压抑在内心深处的哀伤被唤醒,还有许多成年后对母亲的愤怒也被唤醒,经过哭泣、诉说、对质等过程,我终于把心中压制了许久的愤努、恐惧、失落诉说了出来,随著大声的哭泣、诉说,心中的冰霜溶化,我整个人几乎有一些虚脱、昏厥的感觉。

  ……

  内心的愤怒诉说了出来,过去童年扭曲的认识也得到了改写——并不是我不好,惹妈妈讨厌,而是因为当时妈妈工作忙,没办法照顾我。一时间,心里感到很空。这时,改变关系后的“妈妈”来拥抱我,那么多同学一起来抱著我,让我尽情地哭了很长时间。我能感受到一点爱了,但还是不能踏实下来,还不敢信赖,没有完全的放松与安全。

  龚老师又问,在童年,还有谁能安慰你?我说:“哥哥”。于是,又让剧中的哥哥上来,紧紧拥抱著我,周围还有许多人也都团团拥抱著我们。“哥哥”厚实的胸怀,终于让我感到了温暖与信任,久久的拥抱,渐渐温暖了我的心灵,有了“哥哥”的安抚与接纳,终于建立起了我与他人的联结:心中充满了爱,感到安全。忧如一段从心灵的冬天走到春天的过程,溶化了多年积聚的寒冰,感受到阳光的温暖。

  再回头看做剧前自己摆在台上的内心颜色角色,我感觉到各部分是散落、排斥而无序的,于是我问龚老师:可以重排吗?老师说:“当然,那是你的剧!”

  于是,我将内心中每一个颜色重新看过,再做整理,将红色摆放在舞台正中,站在高高的凳子上,将手中的红布如披风一般高举起来,如冉冉升起的朝阳,让心中的理想与希望照亮心灵的家园;再建一个无形的院落,将生机勃勃的绿色安放在院子里;大海一样宽广静溢的蓝色,平铺出心灵家园的宽广与温柔;将父亲一样安全的士黄色安置在家园的中心;将孤独的黑色安放在父亲的怀抱里;柔嫩的粉色温顺地依靠在父亲的身边;帝皇威严的金黄色,安置在家园里父亲的后面,代表著一种社会给个人的支持与保护。

  或真实或想象,当我重整了心中的家园,我重新发掘整理了内心的力量。

  三、分享

  “只是空中的云霭逐渐消散,世界又重新显得清晰,寻获了多年所追寻的,满足也随之取代了焦虑,既是一无改变,也是万事皆非。”——《回归内在》P49

  做剧后的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原来我家的房子又小又旧,紧靠著路边。不知什么时候被拆掉了,而在远一点的地方,盖了一个新房子,老路变宽畅通了。

  做剧后,我内心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力量被唤起,接纳了自己的各个部分,重建了对自己的信任。忽然间感觉到与他人之间的关系亲近了,以前的自卑、防卫、多疑渐渐瓦解消失,而在新的人际关系中,增加了信任与合作。

  在做剧后的一年多时间里,不知不觉中,我的朋友多了;我能真实地表现自己,有勇气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虽然在生活工作中,还会遇到困难,有些难题也依然会有,可是我的心中充满了希望、勇气与力量。我注册成立了银川第一家以普及心理健康知识,提供心理咨询为主服务于大众的心理工作坊,现在已经开始了稳步的工作。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