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心理剧  >   代表人物及思想  >    内容

莫雷诺

作者:佚名|文章出处:网络|更新时间:2009-10-21

  雅各布·莫雷诺(Jacob Levy Moreno 原名:Moreno Nisslam Levy,1889.05.18-1974.05.14)(有些资料说莫雷诺出生于 1892.05.20),美国心理学家,心理剧疗法的创始人,集体心理治疗的先驱。他出生于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Bucharest)的一个犹太家庭,逝于美国纽约市的比肯(Beacon)镇。


雅各布·莫雷诺 Jacob Levy Moreno

  家中有 6 个孩子,莫雷诺排行老大,1894 年全家移居到奥地利维也纳。1909 年莫雷诺进入维也纳大学就读,原本主修数学和哲学,1912 年又转读医学,1917 年在维也纳大学获得医学博士学位。毕业后他很快成为米顿多夫(Mittendorf)一家儿童医院的负责人,1919-1925 莫雷诺在奥地利的维也纳和沃斯劳(Voslau)担任公共卫生的医护人员,1925 年移民至美国。1927 年莫雷诺获得医师执照,1928 年在纽约与担任社工的比阿特丽斯(Beatrice Beecher)结婚,并成为美国正式公民,这场婚姻仅维持了 6 年。1931 年,他以精神科医师身份进入纽约市的新兴监狱工作,他将犯人依社经背景、人格的特质、居住区域等的不同加以分类及配对,在此团体中莫雷诺想训练他们如何与同组的另一个人相处及交往,直到这些犯人出狱,希望这样的训练可以帮助他们回到真实的社区生活中,并建立支持系统让他们可以与别人建立关系,这也是团体心理治疗的起源。1933 年他进入哈德森女子学校,他用角色训练的方式帮助这些女孩可以学到一些良好的态度与行为,同时也运用社会关系测量诊治来探讨团体成员间的关系,并协助他们可以建立良好的关系,这也是日后社会关系诊治及角色训练的正式起源。

  1936 年莫雷诺在美国纽约市北部的小镇比肯开设了一家私人的精神科疗养院,在此除了作心理剧,同时也是日后专业人员、导演训练的所在地。1937-1938 年,莫雷诺出任美国新社会研究学院教授,1938 年与小他 23 岁的弗洛伦丝(Florence Brige)结婚,婚后育有一女,两人在 1948 年离婚。1939-1940 年莫雷诺受聘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1942 年,他成立了美国团体心理治疗和心理剧协会(The American Society of Group Psychotherapy and Psychodrama, ASGPP),1947 年后,他开始在欧洲各地推展其心理剧疗法。1949 年莫雷诺与哲卡(Zerka Toeman)开始了他的第三次婚姻,婚后他们育有一子。哲卡是莫雷诺事业上得力的助手,她协助莫雷诺在心理剧工作上的导演、教练,也协助莫雷诺整理文字著作。

  莫雷诺是心理剧疗法的创造者,并因此而著名。心理剧(Psychodrama)属集体心理治疗,是精神分析学派的心理治疗方法,是一种可以使患者的感情得以发泄从而达到治疗效果的戏剧。通过扮演某一角色,患者可以体会角色的情感与思想,从而改变自己以前的行为习惯。心理剧的目标是诱发患者的自发行为,以便直接观察他的病情。莫雷诺反对S.弗洛伊德研究非自然的梦境,以及在诊所里用语言复述梦境的做法。与此相反,他十分强调自然环境中的活动或行为,包括角色训练。他认为,在群全环境中具备一种“共鸣”的真实的双向内聚力是十分重要的,它比简单的移情和宣汇复杂得多,涉及认知、愿望、欲望、选择和行为等方面。

 

  [一]暖身:角色交换/独白(warm-up:role reversal/soliloquy)

  那时,我四岁,住在多瑙河岸的老宅子里。爸爸妈妈都出去了,我和其他小伙伴打算在地下室玩扮演上帝和天使的游戏。不过他们都问——谁来做上帝呀?我就说:我是上帝,你们全是我的天使!大家都赞成。那好吧,先把天堂盖起来。

  我们把地下室里所有的椅子一张一张地垒起来,一直堆到接近天花板。接著我爬上了椅子并且坐在最上端的位置,看著他们围成一圈用手臂当成翅膀扮演天使,边唱边跳。这时,有人问我:“你怎么不飞起来呢?”于是我也张开双臂,在最高处的椅子上作出飞翔的动作,想感觉作为上帝的伟大——然而只一会,我就重重地跌在了地板上,摔断了右臂。

  “曾经我觉得,每个人都是上帝,内在都有一个无所不能的潜力与倾向;但回想那件事情,我才发现,原来上帝也会失落。我们初来到这个世界上时,都是独一无二的尊贵,宛如上帝与神一般,感觉可以掌握一切、创造一切,充满了天真与自信。但是在成长的岁月里,我们会不只一次从天堂摔下来,经历人生的挫折与痛楚,从而渐渐丧失了勇气与自信。面对自我,每个人都是脆弱的,都需要依靠。”

  1909年,我开始到维也纳大学读书,修读数学和哲学。大学期间我常喜欢到花园中漫步,看著那些天真活泼的小孩,一如回到了自己的儿时,回忆起“上帝”从高处跌落的那幕。于是我就想,何不让他们也扮演自己生活中的“上帝”?这成了我最重要的开始,我让他们通过即兴演出来处理自己的问题,或者由他们自行决定表演的主题,并自发地去发展出应对、解决方式。而他们的演绎又是那样的好,在游戏中创造、学习了很多新的东西,通过经验带来了成长。后来,他们的老师、父母都建议我设立一个“剧场”来帮助指导孩子们。

  “我最喜欢的一段时光就是坐在维也纳花园的大树下,孩子们会围过来听我讲故事。我在中间,有时候会从树下站起来、坐得更高一点,或许坐到树枝上,而孩子们还是自动地形成一个圆圈……从这里得到灵感,我理想中的舞台应该是这样的——第一层作为暖身之用,第二层作为访问主角的场所,第三层是行动演出的空间,而第四层即阳台,也就是‘上帝’所在的位置。”

  大学期间的某一天,我在街上遇到一位穿著亮丽服装的女子对我微笑。我正想上前跟她打招呼时,有个警察过来把她带走了。我既好奇又疑惑,跟著女孩来到了警察局门外。不久后,她从里面走出来,我马上走上前想问个究竟。她告诉我说,大白天不可以穿得这么花枝招展,这么一来会吸引太多客人,只有天黑了之后才可以这一身打扮……

  “这样一次遭遇,使我对这些女性产生了极大的好奇与同情。在一位性病专科医师的陪同下,我前往维也纳红灯区,组织了由八到十位女子组成的小团体,每周进行两到三次会见。我们会讨论像是被拘留、感染性病或怀孕之类的问题。刚开始时,这些从事特殊行业的女子多半心惊肉跳,但是不久之后发现多少有些收获,可以在隐姓埋名的环境中彼此讨论现有的处境并相互支持,同时了解自己的现况、解决自己的问题。我没有想要改变这些女孩的动机,我只是想到马克思曾经为劳工阶级所做的事。”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奥地利政局一盘散沙,维也纳也变得满目创痍。因为生计所迫,我完成医学博士学业后当了一名家庭医生,同时帮助社区组织难民营。看到那些失掉了所有的人们,我会感觉他们亲眼看著自己的梦想变成了一张张碎片。似乎,我可以干点什么,来反映这个社会所存在的问题。

  “我把一家小博物馆改装成剧场,并命名它为‘自发剧场(Theatre of Spontaneity)’。我期待为社会大众尝试解决问题的可能办法。我是主角,我是自己的国王,我独自站在舞台上,身著弄臣戏服,对台下的观众们说道:我在找一位具有智慧的天生领袖。我邀请台下的观众志愿上台,叙述心目中的理想国王是怎样的。但当时还是君主立宪制的这个国家,这样的演出根本无法让人接受,许多人就此离席。剩下的观众们也相当冷淡、不知所措。没有一个人敢走上舞台。这次尝试,我失败了。”

  [二]演出:镜观(action:mirroring)

  你打小就喜欢阅读古书、古诗,对宗教充满热情,对戏剧也有著莫大的兴趣。虽然读取了医学博士、成为了一名医生,你还是会觉得,假如只治疗个人的健康问题,那么你的工作就被限制住了。

  你了解到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天分,那就是自发性和创造力。对你而言,这些就代表著健康的潜在源泉,对个人和社会皆是如此。虽然社会并不重视或鼓励人们内在的需求或潜能发挥,但你希望这样做,承担起治疗中的个人责任。

  你遇到一位富裕但不快乐的病人,他希望你能够帮忙他结束自己的生命。你意识到一个医生的使命,不仅是要帮助一个人活下去,更重要的是要让这个人重拾生命的意义。

  你于是和这位病人一起认真地探讨死亡,计划死亡,想像死了之后的世界,最后还让病人的妻子来扮演他,把死亡的过程一幕幕地演出来。这样的演出对于他来说宛如重生。他不仅实现了他的幻想与愿望,并且在挚爱、忍耐和温情中拥有他此时此地的生命。

  经过生命中的种种经历,1921年4月1日,你正式宣称“心理剧”的诞生,开创了心理剧的王国。

  虽然有过失败,但你还是坚持不懈。1922年,你又租了一个更大的礼堂,将“自发性剧场”转化成“治疗性剧场”,真正开始了心理剧的演出。

  当时,剧场里有一位常扮演温柔贤淑角色的女演员,但她在现实婚姻中却与丈夫相处得痛苦不堪,而这位女士的丈夫更是怨声载道:“这个天使般甜美的女子,跟我单独在一起时,简直就是个恶婆娘!”

  为此,你鼓励这位女演员在舞台上演一名惹人厌烦、令人憎恨的妓女。她在这个角色中发挥了所有的暴力与仇恨,完全演活了这个角色。奇妙的是,经过这次角色反串,居然对她的婚姻生活有了成长性转变。

  然而,在当时的欧洲,你那奇思妙想的心理工作方法并未受到学界的重视。于是你只好远渡重洋,于1925年移民美国。

  来到美国后,你决定从事心理治疗,并把心理剧介绍给了纽约的卫生机构。1931年,循著以往的经验,你以精神科医师的身份进入SingSing监狱(纽约“新生”监狱),将犯人按社会经济背景、人格特质、居住区域等加以分类配对,组成团体。在此团体中你训练他们如何与同组的另一个人相处及交往,直到他们出狱。你希望这样的训练可以帮助他们回到真实的社区生活中,并建立社会支持系统,让他们可以与别人建立关系。这就是你团体心理治疗(group psychotherapy)的起源。

  1933年,你又进入Hudson(哈德逊)女子学校,用角色训练(role training)的方式帮助这些女孩学习一些良好的态度与行为,同时也运用社会关系计量(sociometry)来探讨团体成员间的关系,协助她们建立良好的关系。后来,你继续带领战后的难民团体工作,使他们彼此相处愉快,并可以相互支持并解决困难,把团体工作和社会计量发挥得淋漓尽致。1934年,你的经典之作《谁能活下来(Who shall survive?)》一书正式问世,成为今后每位心理剧导演的必读书目之一。

  1934年,你成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莫雷诺研究所”,并于两年后在纽约市比肯镇(Beacon)开设了一家私人精神科疗养院,同时设立了心理剧剧院,并成为日后训练专业人员、导演的场所。

  1941年,可以说是你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一年。那年,哲卡(Celine Zerka Toeman)带著姐姐到你的诊所里接受治疗。虽然她比你小28岁,但是当你第一次见到她时就感受到自己似乎已爱上了她。你相信自己的感受、直觉,认为自己已经找到了能一起共同工作、整合生命理念的情感伴侣;而她对你也正有相同的感受,这大概就是你所说的“心电感应(tele)”吧!

  1942年,你创立了“美国团体心理治疗与心理剧协会(American Society of Group Psychotherapy and Psychodrama,ASGPP)”,潜心致力于发展心理剧的理论哲学并付诸实行。1947年后,你开始把心理剧带回欧洲。1949年,你终于和哲卡(Zerka Toeman Moreno)结婚,而婚后她成为了你事业上的得力助手。

  直到很久以后,你都会这样说——“在我这极富创造性的一生中,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一件事是我在1941年找到了工作伙伴,并且在1949能与她结为夫妻,而她就是哲卡;进一步说,如果我还能对自己的生命期望有些改变的话,我希望我能早15年遇见哲卡。哲卡的出现,对心理剧的发展及持续扩展是相当重要的。”

  [三]分享:雕塑(sharing:sculpting)

  1974年,莫雷诺在连续几次中风之后,开始意识到自己不久于人世。他开始断食,每天除了清水以外不再吃任何食物。当消息传出之后,来自世界各国的学生、景仰者纷纷赶到美国纽约,为莫雷诺举行最后一场公开的心理剧。

  他门下的学生大名鼎鼎的数不胜数,其中最为著名的,有大教育家梅尔?邦尼、社会心理学家罗德?李彼特……在心理工作领域受他思想影响的人有:完形治疗的创始人皮尔斯、沟通分析的创始人伯恩、人格心理学的创始人阿德勒。

  其中,阿德勒总是这么介绍他——如果我能做得像莫雷诺那样,就可以以天才自居了。

  天堂似乎是这样一个舞台,天使们每天像人间一样演绎著自己的故事,自己的剧。看著阳台上的上帝,舞台上的主角与辅角,一位老人绽出了会心(encounter)的微笑。

  在他身后,是蓬勃发展的心理剧!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