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心理剧  >   心理剧分享  >    内容

一个心理剧学员的体验回顾

作者:忠正|文章出处:华夏心理网|更新时间:2010-06-02

  年初,几乎有好一阵子胃肠的功能都很不好,腹泻、便秘会反复的出现,心头总是觉得沉沉的,轻松不起来,肩头的感觉有沉重。我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一些挫折感,一方面想要面对、克服它,但同时又不知应该如何说出口,才能够清楚的表达自己却又不伤害到周围的人。

  参加团体的前两天,肚子绞痛到不行,只靠喝水跟吃苹果维持进食,身体很虚弱,总是想赖在地上。参加团体的第二天,老师要我们做了一个social metric,让我们排列出在团体中的位置,我站在团体的边缘较远的位置,心里有股悲伤。老师邀请我对团体中的成员对话时,起初有一点迟疑,因为觉得自己的问题跟团体的其它成员似乎没有太大的关系,说出来会任其它人摸不着头绪,但是我告诉自己,“这是一个自我坦露的机会,不要逃走”。我试对着几位过去一起工作的人员说出自从上季临时被通知不能参加团体的错愕、不被尊重等等的感受,以及自己被排除在外的感觉,说着说着原本很用力撑住的眼泪溃堤而出,被我指名的伙伴也给予我回馈,对于他们自己的为难及不舍。

  过去我一直不太敢在人前表露出内在的愤怒、悲伤等负向情绪,因为预期对方不会接受,或被得知后对我有不良的评价(如:被视为太脆弱、爱计较),如果使对方因此感到愧疚或不安,也会导致我的二度伤害(如:是因为我个人的感觉使对方受苦)。在这个过程中,不但觉得自己的感觉有被伙伴给接受了,而且团体并不因为我的表达而让气氛显得脆弱、低迷,我的感觉仍就只是我的感觉,没有对其他不相关的成员造成不应出现的伤害,让我体悟到在我跟团体之间还是存在着清楚明白的界线。这一天结束回家时,我的心头已轻松许多,夜里睡得也比先前安稳。做了一个梦,梦中有一条金色的大蛇,正对着我的面前对我吐舌头,似乎有要攻击或监视我的意味。

  团体的第三天,我在冥想之中再度见到它。这一次老师在邀请主角时,我放下以往参加团体时的顾虑(担心其它成员的困扰比我更需要被照顾、我的议题是微不足道的),决定让自己再度被团体看见。

  记得我的第一幕时是从个欧式花园开始,我坐在凉亭里等待,金色的巨蟒躲在一旁的草丛中,虽然我看不见它但是清楚的知道他正在监视着我的举动,我的心里很害怕,却不敢回头正视,心里暗暗期待着男友来救我。

  老师要我将心里的话说出来,我只想到”不要来找我,去找别人”,接着巨蟒来将我的替身缠住,刚开始我只希望能够救出我自己,但是她总是如影随形。我花了很大的力气,试图将她赶出去,但她的力量实在巨大,两个人缠斗了很久才被我赶出去。

  从金色巨蟒的眼中我看见妈妈的眼睛,她身披着优良学历的要求、批评着我的表现及作为,而我透过爸爸的支持跟肯定,一步步度过成长中的诸多评价。印象最深刻的是当我再度回到工作职场中,面对那些跟母亲一样高等学历、好批评的同事时,我在她的位置上领悟到,她潜在对于我--与她截然不同的学历、成长、思考的个体—也是有很多未知与不安,所以才会需要运用批评、暗喻来试图改变,让我成为与她们一样的思维模式。透过做剧的过程,我知道自己虽然与母亲或周围工作同事的教育养成不同,却也是独立而且值得被肯定的,我的每一个经验都是帮助我的历程。

  过去我常自觉不能够被年长的女性所认同,尤其是当对方的学历能力很优秀时,我一方面会暗地期待被对方肯定,但同时又敏感于她的批评及不满意,虽然我先前已经知道自己的这些心路历程,但是当我在心理剧中,用我自己的力气驱逐那条金色的巨蟒(身披荣耀的外衣)时,我重新找回自己的力量以及内在的肯定,放下期待外界认同的需要。另一方面我也领悟到,当我在第一幕坐在凉亭中的等待救赎,其实也是另一种被动的期待(希望男友将我救出去),当这些拯救的力量来自于外界时,都不足以真正的支撑起我的信心。

  做完剧的那天晚上,我独自走路回家,却没有平日的孤单感,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很安稳的感受,痛哭完一场后,我的胸口一直以来的闷、紧感消失了,身体虽然很疲累,但脑子却很轻松,那一夜睡得很沈,醒来后全身有种充实感,感觉更自在、放松了,而先前严重的肠胃状况,在做完剧的隔天开始出现了改善,肚子已经不再绞痛,腹泻的现象也渐渐好转,一直到两、三个月后的今天,都还没有再出现。

  年初,几乎有好一阵子胃肠的功能都很不好,腹泻、便秘会反复的出现,心头总是觉得沉沉的,轻松不起来,肩头的感觉有沉重。我知道自己正在经历一些挫折感,一方面想要面对、克服它,但同时又不知应该如何说出口,才能够清楚的表达自己却又不伤害到周围的人。

  (注:social metric是社会计量,sociometry社会计量学,就是我(忠正)经常说的团体动力测试)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