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中国NLP学院全国分院图
首页   >   心理剧  >   心理剧分享  >    内容

我对心理剧的体验

作者:吴和鸣|文章出处:http://psychoanalysis.blog.163.com/|更新时间:2011-04-29

  1995年第一次参加龚鉥老师在南京举办的心理剧,2004年又去北京,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习音乐心理剧,95年那次,是与王铭院长、曾奇峰、陈立荣一起去的,在那次培训中,认识了刚从加拿大回来的李鸣,那是幸会幸会。

  与参加其他的学习相比,因为心理剧是体验式的,就记得很深,十几年过去,心理剧中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当时对龚老师没有资料发给我们,还耿耿于怀,回头来想,所参加的培训很多,讲义一大撂,真正看了、记了的少之又少,都不如心理剧,真刻在心里了。龚老师发的结业证很别致,那是第一次拿证明学了多少小时的证书。最耿耿于怀的是竟然被清场,一个主角把我、王院长、还有一个山西的老院长都清除出去了,那时很生气,他们一堆人在教室中学习,我们几个在外边晃悠,交了同样的学费,不同的待遇,从未有过的事情。到了晚上分享,我说自忖不像坏人,干嘛把我赶出去,主角说从我眼里看到同情,她不喜欢被人同情,所以要我滚出去,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瞎同情不好。2008年龚老师来武汉办班,吃饭时我重提此事,老人家说现在不清场了,还以此例告诉弟子说她一直在变化、进步,我也算完成了一件未了结事件。95年那次我平生第一回做主角,王院长在旁有点不好意思,好像有点他的员工不该暴露自己,会牵累他的自尊的意思。龚老师问我是不是认真的,龚老师果然火眼金睛,看出我骨头中的坏来,曾奇峰、陈立荣则忙不迭代替我点头,说我是认真的。他们了解我,知道我病的重,关系太近不便施治,撮合着赶紧把我交给龚老师。演出的那些场景就搁在那,多年无法抹去,再去防御都没什么意思,不可能无聊无耻到那一步,可以说心理剧的疗效是持久的,在某些呈现的问题上,从此断了逃避的后路。有了95年的基础,04年的音乐心理剧就让我觉得芳香四溢,我也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比喻,但确实是脑中冒出来的词。

  九十年代能够操作的治疗技术很少,我主要用森田疗法和自学的古典精神分析,所以当1996年成立心理科(武汉心理医院前身),我就很快把心理剧运用上了。效果真还不错,装修病房时,还专门为心理剧做了舞台。这在国内算是领先的,可惜我不爱写论文,否则一不小心成了心理剧专家了。记得当时有治疗记录本,指导员雷国奎同志把每次心理剧都记录下来了,厚厚一本,据说后来汪智慧同志还把这本子当宝贝啊。在病房做心理剧很灵活,有些就是社会剧。比如病人嫌饭菜不好,就马上扮演院长、后勤科长、科主任等。病人出院后可能适应困难,就再现上班场景,群策群力,让病友们献计献策。也想过搞一些剧本,固定演出,让人帮忙找了像《雷雨》之类的材料,难度太大,只好放弃,前天偶然翻到当时从中学课本上撕下来的一些短剧,真是感慨系之。后来听说武汉心理医院了选择《俄狄蒲斯王》,常年演出,一直未能亲见。当时我跟《长江日报》“健康百事”往来密切,张佼大编辑来心理科观摩了一场心理剧,有些兴奋,计划把心理剧搬到报纸上去,因为版面有限,实在操作困难,最后只好作罢。

  再往后接受精神分析训练,算是入了门,但是扪心自问,似乎也一直未做什么标准的精神分析治疗,活生生的病人容不得你追求纯粹,搞机械主义、教条主义,手忙脚乱之中,你的十八般武艺都要用上,所以我常常会夹杂一些森田语录或心理剧手法。慢慢地TA、再决定疗法、叙事疗法及家庭系统排列等纷纷登陆,真个目不暇接,让我产生了把它们熔为一炉的冲动,计划搞个动力学解读的系列,最后只完成了两个:“再决定疗法的精神动力学解读”及“TA:信念、剧本及游戏”。我的许多好事都是有头无尾。

  用一句话总结,人只是一个,前后左右再怎么看,就是这一个人,看得最深的,当然是精神分析了,这不是分析师们多聪明多不得了,只这是因为他们一头埋进去,长年累月捣鼓。所有的疗法,包括心理剧,是些不同的艺术手段,完全可以拿来演练演练,如果说精神分析是气宗,林林总总的疗法就是剑宗了,最高境界当然是什么无招胜有招,人剑合一……

  这样絮絮叨叨地说古,说明我真老了,老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