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心理剧  >   治疗方法  >    内容

Zerka T. Moreno看心理剧疗法的精髓

作者:Zerka T. Moreno|文章出处:网络|更新时间:2011-05-03

  本文作者Zerka T. Moreno是心理剧疗法创始人Moreno的妻子,国际心理剧研究所的创始人之一。具有国际声望的心理治疗专家,她在这篇文章中详细讨论了心理剧的基本理论、程序、意义等等。作为对于心理剧疗法十分有益。这些内容的一些也可以带到工作、生活、团队建设中去。

  心理剧的焦点有四个主要阶段:暖身、演出、分享跟审视;及心理剧的五个主要工具,即:舞台或场景、主角或中央角色、团体、辅角或称做治疗性的演员,以及最后但并不是最不重要的,就是导演或称做领导者。

  对初学者,让我真心的向你说:“欢迎!”拥抱这些我称之为“心理剧的处女”,是我一个特殊的喜好。这些所谓的“处女”们会询问与心理剧工作有关的重要问题,而我们可能已经遗忘这些问题很久了。更重要的是,这些人帮助我们去维持我们的“童真”或者纯真。Marcia建议我们去使用“童真的原创力”(virgin originality),因此,这也指出跟灵感的泉源、自发性、创造力持续保持接触,是多么重要的事!我们需要不断的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例如:这是如何有用的?哪些哲学跟理论基础是需要了解,并用以解释发生的现象?要进入治疗,还有哪些其它资源是我们所需要的?我,身为导演,如何将辅角的才能扩充到最大,同时加入团体共同的智慧?最适合这个团体的暖身活动为何?我们如何从这个团体中选出主角?如何达到结束阶段,并留下一些开放空间,以供将来进一步讨论?主角、辅角及团体成员如何将团体经验的影响,带出团体之外,进入他们自己的生活中?我们如何带领这个持续性?

  光是将导演的角色描绘出一个轮廓,脑袋似乎就要爆炸了,但我们仍学习处理这些事情。然而,往往在接受训练跟临床工作多年后,我们才能将这些部分全拉在一起,变成一个凝聚的整体,而且大部分都还只是在潜意识中很自然的使用。我感觉到这个过程是自然逐渐的建立起来。

  有关暖身,我所学到的一个重点就是:当主角完全暖身好时,自体将不会有任何一部分只站在旁边、只观察或只记录演出。Moreno相信,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三个部分:导演、演员跟观察者/评论者。导演告诉我们该如何做:“打那通你一直都没有打的电话。”而演员就打了电话,投入“演出欲”中;而假如演员没有完全投入的话,观察者/评论者就无法运作或记录发生的事。这代表演员无法回忆起说了或做了什么事。只有当演员允许观察者/评论者进来,后者才能够记录互动的过程。完全暖身的演员不会将观察者/评论者遗忘在其它地方。因此,记不得并不是一种压抑,因为一个人只能够压抑已经记录下来的事,事实上,记不得是因为尚未记录下任何事。当演员接管之后,导演跟观察者/评论者就被丢掉了。为什么有那么多时候我们会记不得自己说了些什么或做了什么,我称这种状况为“演出白热化”(white heat of action)。比如说,假如我们有机会从录像带中看到自己的演出,我们会很讶异:“我真的有这么做吗?我看起来真的是这样,真的有这样的行为吗?”这种演出白热化会将观察者/评论者给烧跑。当观察者/评论者存在时你会知道,因为你会听到内在有一个小小的声音说:“你这样做不够好,你知道的”,或者“这没有你所预期的难,也没有像你所预期的那样可怕,你控制得很不错”。后面的这个观察也表达出你并没有失去你的冷静、现实感跟比喻。但是,记不得的状况是:我们似乎忘记或是记忆力差,但那是因为演员暖身完整,或者是演员整个接管了。的确,很多主角有这种不记得过程的经验。这种“失掉一个人的冷静”,是让某些精神科专业人员如此害怕心理剧的主要原因。这种状况似乎是很可怕的,除非能够了解我们其实从小时候就一直带着这种演出欲。Moreno常告诉我们,他常被控诉让病人变得“更严重了”,也就是更难控制了。面对这样的争执时,他都会先同意,然后响应道:

  我给了他们很少剂量的“疯狂”,这样的剂量是在可控制的范围内。会让我害怕的并不是“疯狂”,我所害怕的是缺乏控制。在这里,他们可以学习行为方式,这些方式在外面使用时,对他们及其它人是有害的。但是,除非他们可以完整的经验自己的情绪,否则,他们无法学习控制自己的情绪。在心理剧中,他们可以让情绪整个活起来,并学习控制情绪。

  (与Moreno私下的讨论)

  让主角能安全的回到团体,并让团体以爱来进行分享,是导演的责任。分享能让主角感到被支持,并用人道、不被批评的方法,来建立认知的桥梁:“你的经验让我想起自己……等等。”

  Moreno教导我们要肯定别人,很怪异的是,价值判断却会比否认先出现。只有带着肯定时,才有可能有心电感应。我们可以这样来看心电感应:在共同体认到事实的状态下,接触另一个人的感觉,接受并分享这些感觉的真实性。心电感应在导演跟主角间,辅角与主角间,主角与团体成员间,及团体成员间运作。在这个领域工作超过五十年后,我仍然会对心电感应无形的运作感到讶异。比如说,主角会在不知情的状况下,选择一个生活经验跟他几乎雷同的人当辅角。这样的状况一再发生。最近,一个年轻妇女被选为主角,她的父亲在几个月前过世,她选择在同一诊所中的男子担任父亲的角色。她从未跟这个男子讨论她父亲的事,尽管她父亲过世的经过有些不寻常的地方。在场景中,她演出父亲过世的状况,当时,父亲睡在母亲旁边,因为严重的心脏病而过世,母亲没有觉察到父亲有状况,因为,他们两个中间放了枕头,好让两个人可以睡得更安稳。主角得以有机会能跟父亲说再见,这个行为对她来说具有相当的意义,因为这是她生命中被剥夺的部分。当辅角这样分享时:“我们从未谈过这件事,但我的父亲也是在同样状况下过世的。”你可以想象我们有多么瞠目结舌。从四十五个人中,她挑选的这个人跟她有相同的经验。同样的,辅角也得到了宣泄,他说:“你也为我完成了我的心理剧。”团体中很多成员也做了分享,有不少人因为不同的原因,也没有机会跟过世的双亲做一个爱的告别。毕竟,生命是很复杂的。但这个特定的状况却属于这两个团体成员,他们被不可见的线绑在一起。这不是一种同步性,而是心电感应,造成很多细微、看不见的互动,而我们更需要去觉察并敏感到它的影响。

  因此,这也意指:我们需要更精致的研究自己的人际关系,并应用这个觉察,因为,我们有能力更有效的去接触周围的人群,这样能建立自己生命的安全感,并保持社会情绪环境平衡。

  至于角色概念的重要性,即:角色如何扮演、为什么需要扮演及不需要扮演,了解这些概念对所有人类有哪些影响。将自己想成生命舞台上即席表演的演员可以帮助我们,因为,当我们是即席创作时,就可以去观察互动是有效用的或是带来反效果的。当我们投入这样的学习时,自发性、创造力就会潜藏于背景中。心理剧是用不一样的方式去做、重新做,及再做一次。这就是自发性跟创造力这两个原则被操作的方式。

  你将会开始了解,自己所活着的现实可能不是某个他人的现实,而这是人际关系中很大的挣扎与冲突的来源。要避免某些不同的现实所带来的伤害,就是对我们每个人的现实所带来的“主观感受”保持觉察,而这些常常是没有连结的。在心理剧,也是在艺术中,你将会被邀请先暂停你的批判性思考一会儿,让你的心,而不只是你的大脑说话。在心理剧中,聪明跟智力都是陷阱。“主观的感受”带给我们希望,因为感受总是主观的在改变,并在新发现的灯光下不断演化。你记得第一次离家去暑假营队、上学或上大学吗?离家一阵子后,你家的房子看起来就是“怪怪的”。是房子真的“怪怪的”,或者是你的主观感受已经改变了?你有没有很讶异的发现,最近,某个你以为很了解的人或朋友不太一样?这样的发现是否让你们的关系不太一样?觉察新的观点或角色,不管是自己或别人,会创造这种改变,或者改变主观感受,得到新的观点。有个故事是这么说的,某个年轻人在十八岁时离开父母,只为了在二十五岁返家时,可以发现他的父亲在这七年中原来学了这么多事!

  我不断重复的告诉我的学生:记住,我们任何人都无法完全觉察另一个人;人类并没有被赋与这样的天赋。的确,我们对自己也没有完全了解。深刻的学习心理剧意指对我们所知道的事情保持谦虚、保持开放、且投入新的学习。例如去担任替身、角色交换、镜观技巧跟独白,这些技巧跟其它技巧一样,都是这个学习过程中协助我们的方法。
 


标签: